静紫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雷友益的笔记本:直升机编年史

雷友益的笔记本:直升机编年史

http://gaowangjiaof.com.cn |2020-06-30 04:04:28

讯:“它们的主人是已退休的操纵系统专家雷友益老先生,这可是我们的传家宝。”介绍怀里的一摞笔记本时,中航工业直升机所飞控研究室设计员翟磊不禁将声音提高了几度。

一本本笔记本已纸色泛黄,印有“毛主席语录”字样的扉页透露出厚重的历史气息。一页页翻开,不仅能找到直6、直7、直8、直9、直10、直11等国产直升机飞控系统的研制历程,还有大量对UH-1、“云雀”3、BO105、SA321等国外直升机甚至战斗机的研究资料,试飞试验数据分析、课题论证、手册规范等的编写情况以及旋翼、传动、发动机、强度、振动、航电、材料等各专业的知识,此外还有科研管理、党群工作、客户反馈等内容记录。

笔记本的主人雷友益,直升机所退休研究员,今年已75岁,曾长期在飞控研究室从事科研工作。

时间逐渐把笔记本变成了雷老的直升机编年史。里面的每一个文字、每一张图纸都在把人拉回到那矮旧的砖房里、昏暗的台灯下,记录着老一辈直升机人的青春岁月。当笔者将所有笔记本看完,猛然发觉,这些内容丰富、字迹工整、绘图精美的笔记本,都是雷老写给他一生的挚爱——直升机的厚厚“情书”。

邂逅·渔民娃娃的出水飞天梦

在第一本笔记的封面上,一行清秀工整的钢笔字格外引人注目,“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字九○一部队雷友益”,时间定格在1969年,写下这一行字的那一刻,三十而立的他怎么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生竟与直升机有如此情缘。

1940年,雷友益出生于嘉陵江边的一个渔民家庭,年少的他喜欢独自躺在甲板上仰望峡谷的一线蓝天,盯着船帆上的蜻蜓和头顶的飞鸟入迷,寻思着要是自己也能飞上天该多好。当进入十八岁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渔民娃娃终于与朝思暮想的航空有了美妙邂逅。

1958年高考前的一个多月,恰逢国家在州城招考飞行员,雷友益和另一位同学毅然前往,结果是同学入选,雷友益则因一项身体条件不达标而遗憾落选。黯然回到家的他依然憋着一股劲儿对航空“追求不懈”,高考报志愿时他“十分任性”,只填了北京航空学院、西北工业大学、南京航空学院的航空专业。“高考结束后自我感觉十分不好,觉得以后既不能当飞行员,又不能搞航空,心有不甘。”但幸运的是,他被学西北工业大学航空系直升机专业录取,师从“中国直升机之父”王适存先生,对直升机知识的强烈渴望驱使着他常到图书馆以及向老师和同学借阅书籍,当时条件有限,对于感兴趣的知识他只能将其手抄下来,也就是从这时起,雷老养成了一生勤记笔记的习惯。由于借的书多,手抄笔记又慢,最后他在归还日期将近时挑了足足两担书去图书馆。

1966年毕业后,雷友益被分配到山东六三一二部队锻炼。1969年下旬,一个重磅消息让他激奋不已,领导小组会议决定组建新的直升机研究设计所,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研究院和航空工业部,番号为福字九○一部队,定点景德镇。1969年12月15日,在国产直6直升机首飞这天,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正式成立,雷友益随即南下,成为直升机所的首批设计人员之一,这个渔民娃娃终于来到直升机的身边,有机会诉说自己的一腔真情。

初识·被拒绝的直7飞控系统

笔记本的首条笔记是关于直7的内容,整整一页纸,写满了起飞重量、航程、最大速度、发动机功率、机身、旋翼振动频率等基本性能参数。早在60年代中期,我国在研制轻、中型直升机的同时,便开始考虑研制能装载排级单位的重型直升机(10吨级)。1969年,中国航空研究所决定由新组建的直升机设计研究所承担重型直升机的设计任务,编号直7。由于当时直升机强度规范、飞行品质规范不完善,有关设计理论和计算方法并没有验证过,直7的自行设计困难重重。得益于在学校时参与研制“延安二号”直升机的实践启迪,雷友益入所后比其他新人更快地进入了承担任务的实战角色,第一个重担便是负责直7的飞行操纵系统设计。

1970年5月11日,雷友益在笔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直7是在直6的基础上改进而成的,故必须先弄清楚直6的有关部分,哪些是改有限的部分,仍可沿用?哪些是改进的部分,为什么改?改变带来的优缺点体现在哪些方面?在改的部分下点功夫,如此便可以开会讨论工作的事。”

对于如何确定直7的飞行操纵系统方案,整个设计团队疑惑重重,而在5月底就要完成操纵系统原理图,任务可谓十分紧迫。

由于直6使用的是以前的大摇臂独立操纵形式,这种形式操纵起来比较烦琐,振动大,飞行员容易疲劳,雷友益结合直7新的设计需求,在与飞行员、军代表进行了广泛座谈后,他创新地提出采用新的球铰连动复合操纵形式,但是他这一建议却遭到很多团队成员反对,采用新操纵系统被认为太冒险,但雷友益却坚信新操纵形式的优势是无可取代的,他在经费有限的条件下继续开展了研究工作。“年轻人要创新,敢于提出自己的新观点,敢于和别人对话。”雷友益说。虽然最后由于历史原因,直7没有采用新操纵系统并遭下马,但他做的大量技术储备工作为后续型号的操纵系统奠定了基础。

移情·转投风力发电机和离心机怀抱

在参加工作后不久,雷友益就参与建设直6操纵全模拟试验台的工作,在直7、直8等一系列后续型号的操纵系统设计和研究上,尤其是直10铁鸟试验环境建设这一开创性的工作,他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以直10试验台为基础,直升机所逐渐改进发展成现在的型号实验环境。在直升机型号实验环境的建设以外,雷友益在硬件建设方面另一个成就是作为技术总协调人负责民品离心机和风力发电机的研发。

风力发电机是直升机所研制的第一个民品,用三片直5的桨叶做成,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1987年,水电部与直升机所达成协议,投资3000多万元研发离心机,后来土工类离心机为长江三峡大坝等承担试验把关,航天类载人离心机则成为杨利伟等一批航天员的训练设备,社会效益斐然。

但主业是直升机操纵系统的雷友益,怎么开始研发不相关的离心机和风力发电机呢?是不是不务正业?

“搞风力发电机可不是与直升机无关,而是密切相关。它们不仅仅是当时所里用来赚钱的民品,更多的是为我们的直升机课题和试验数据服务。”雷老及时纠正了笔者的错误认识。

“东西成不成功看实验,光画图是不值钱的,要有试验数据做支撑,风力发电机的研发就是我们为了拿到操纵系统的动刚度参数拉别人投资做赞助,各取所需。”

谈到离心机,雷老说道;“离心机看似与直升机无关,实际上了联系也很密切,载人离心机模拟失重状态,既为歼击机飞行员训练服务,同样也为直升机飞行员服务。飞行的研究是永无止境的,并不是说我们的飞机飞上天就完事了,还要考虑对飞行员以及乘客身体及心理状态的影响。”

说到底,还是为了心里的直升机。

钟情·深爱直升机的理由

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如果非要说要有理由的话,就是当自己年老后,不会因为错过而后悔吧。雷老自退休后仍然时刻关心直升机所动态和直升机技术发展,虽然居住在南昌,但每隔一年左右都会回景德镇直升机所走走看看。在其主编的家族史《李雷宗谱》最终稿中,他用这样几段话写下了一生深爱直升机事业的理由。

每当一见有自己心血浇灌出的土工离心机能为长江三峡大坝等承担试验把关,使工程安全可靠运行,为国济民生发挥巨大作用时,还有何憾哉?

每当亲眼见到由己参研的载人离心机,培训的多名航天员,由“神六”、“神七”等成功送上了太空并出舱行走时,又怎不倍感欣慰?

每当目睹国强军威日新月异时,总有自己的一份智慧的结晶;特别是60周年国庆、“九三阅兵”时,有自己参研的48架直8、直9直升机成功飞过天安门上空受阅时,还能不足以欣慰?

每当回顾彼研成果、所编专业设计手册、试规范等能被工程师们参考应用,又岂不足乎?

敝祖父临终都不明白一个铁砣砣(飞机)能上天,喻其“蜗牛爬上树,鸭子飞上天,鸡公下个蛋,打死若万千”的怪事,终被他的孙辈设计研制得更趋完美先进了,还能不告慰先人在天之灵?

往事如烟,岁月如梭,如能信守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能把自己的情怀和家国的情怀有机结合起来,又哪能不是无情岁月增中减,有味诗书苦后甜。

图片
  • 常见专业航空术语解读 带你尽早告别航空小白
  • ofo小黄车和小黄人为什么“黄在一起”?内情在这儿
  • 环球黑卡荣膺胡润百富“高端品质管家服务-新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