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紫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航空资讯 > 志愿者那三天

志愿者那三天

http://gaowangjiaof.com.cn |2020-09-02 18:02:14

讯:新冠病毒来势汹汹,全国感染者已过万人,但是我们看不见它,隐介藏形的病毒,是令人恐怖的!

从中央到省市的文件已经通知,复工的时间延期。当钟南山院士说疫情即将大暴发,谈及武汉眼眶湿润的时候,大家真的紧张了。公司果断采取措施,发动职工组织志愿者,配合社区疫情防控工作。我成为志愿者之一。

分配给我的工作,是与另外几名志愿者对整个安大社区挨家挨户地摸排,了解各户人家春节期间的行程、有无重点疫区的旅行史、有无疫区的来客接触史。

戴着社区发放的蓝色医用防护口罩(女同志和年长者还穿着发的白大褂),就这样启程了。走进每一栋楼,都感觉像是走进战场,可是我们看不见敌人。口罩糊在脸上,口中呼出的热气冷凝,很难受,但不敢摘下来,一天一个口罩,限量的。楼道很安静,气氛很沉闷,似乎叫做新冠病毒的敌人,随时就会扑上来。真渴望身体上能长出盔甲来,能够抵挡一阵,又或者成为武侠小说中经历了奇遇的主角,具有百毒不侵的体质。

在社区的摸排调查中,感觉安大社区居民还是很守规矩的。逐户的交谈中,他们的态度都是理解和支持,敲开每家的门,都会收到一些问候,“你们辛苦了!”之类温暖的话语,让志愿者的我感觉很美好。

有一户人家,屋中有人,门却是久叩未开,隔门对话又听不清,于是我们拨了户主电话才明白真相:他们刚从重庆回来,正在自我隔离观察,怕给我们添麻烦,并说了很多抱歉的话,我们听了很感动。

还有一家,孩子刚从武汉回来几天,社区领导特别叮嘱过:你们不用敲他家的门,把这张隔离告示贴在单元醒目处,提示邻居注意。在那一个单元摸排时,说心里话,心里很忐忑。但是一切安好,那一户的门是紧闭的,单元里其他户的门也是紧闭着。

安大社区虽然主要是安大职工家属区,但一直以来都是开放式的,小区里除了职工住宅,还有银行、药店、诊所、快递、超市及各种营业厅等社会窗口为周围村寨提供着服务便利,人员结构复杂,出入频次高,管控难度大。2月3日,根据安顺市防疫工作安排部署,要求安大社区实行封闭管理。面对管控难题,我们和社区工作人员站在一起,分担管控重担,轮值在疫情防控卡点,进行人员出入把控、测量体温、询问去向、事由、登记信息等等,出入车辆也需要一辆一辆地进行排查及登记,对外来人员和车辆则进行劝返。活跃于社区的还有另一种人群,就是周边的村民,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人对于疫情还是不以为然的,不带口罩走在路上,或骑着摩托车通过家属区,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我们一一拦住,给个温馨的提示:哥们儿,戴个口罩隔离病毒。还好,因为我一口地道的贵州话,没有遇到老乡的抵触情绪。

做志愿者那几天,家里人眼中,我俨然是上了一次战场,毕竟病毒的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谁也不清楚参加这场“战疫”会有怎样的后果。年逾古稀的老母亲打电话问这问那,言语中充满关怀。从小母亲教育我要学会帮助人,可是去当志愿者,无论我多么健壮,在母亲的眼中,都还是孩童。每天回到家,妻子督促我把鞋、穿过的衣服,晾在阳台上,进门先洗一个澡,生怕那些比一粒尘埃还小的病毒,会乘虚而入。吃饭时,给了我一双公筷。妻子用关心支持着我的工作。我在部门微信群里报名参加志愿者时,她是看到消息的,她知道我心里想去做这件事,没有说过一句阻挠我的话。

从早上8:00到晚上20:00,虽然是4个小时轮岗一次,但不停地反反复复说:“来,给您测下体温”、“来,麻烦您登记一下”、“请问您要进来干嘛?”“您昨天刚出去过了,今天不能再出去了”“您出去买菜啊?一次多买点啊,要三天才能出去一次呢”,而“我为什么不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出去?”是我们每天都要重复回答好多遍的问题。也有不理解的,但大部分居民都还比较支持,几个小时下来,值守人员一直站在那里忙来忙去,根本没有时间坐下休息,仅仅一次次举起测温枪的动作,可能都重复了上千次。已经多次在卡口值守的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们胳膊酸、腿疼、喉咙干哑是常事,但即便是再累,也不能放松。大家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嗓子再干也很少喝水或者说是不敢喝水,因为喝水多了要跑厕所,担心会影响到工作。

疫情,只是过客,终究渐行渐远,春天正向我们一步一步走来!灾难让更多人懂得携手,懂得砥砺前行。


合乐娱乐平台 www.heleyl.com
图片
  • 牧马阿坝,爱心捐助情满高原!
  • 美军MUOS新型通信卫星系统达到全面作战使用就绪状态
  • 如果《釜山行》中的僵尸出现在飞机上咋办?